首页

中国经济走出“V”型复苏曲线

中国经济走出“V”型复苏曲线

中国青年报北京12月30日电 12月31日,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刘尚希在北京发布了一份调研报告。该报告描绘了疫情下中国经济运行情况:2020年,中国经济运行走出一条“V”型复苏曲线,复工复产和复商复市工作有序推进,但经济发展空间差异性显著。

2020年10月至11月,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围绕“企业成本和地方财政经济运行”分赴各地展开专题调研,摸排了浙江、海南、四川等省市的财政数据及相关访谈工作。刘尚希说,总体看来,各地经济稳健复苏,部分地区疫情反弹难挡经济全面回暖态势。

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经济先降后升,前三季度GDP增速分别为-6.8%、3.2%和4.9%,在二季度末时已形成明显的“V”型经济复苏态势,前三季度累计同比增长0.7%。截至三季度末,全国仅剩5个省级行政区GDP仍处于负增长中。

2020年,各地经济复苏速度与疫情防控效果直接相关。西部地区受疫情影响较小,率先实现正增长。二季度末时,全国率先实现正增长的16个地区中,西部省份占10个。前三季度,西藏、贵州、甘肃和云南位列全国GDP增速前四;其中,西南地区为发展高地,四川、重庆、广西的GDP增速均在2%以上,而西北地区呈现出一定的分化,部分省份(新疆、青海)由于疫情反复,三季度增速相较二季度有所回落,甘肃、宁夏恢复较好,但内蒙古至今仍未转正(-1.9%)。

东部沿海地区和珠三角地区经济韧性较强,加速释放强大动能。随着三季度进出口好于预期,广东、江苏、浙江等制造业大省、外向型经济大省基础雄厚、马力强劲,有效拉高了长江经济带和大湾区经济的增速。

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消费端复苏仍滞后于生产端。截至2020年11月底,全国各地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速仍然为负增长,降幅虽有所收窄,但消费显然尚未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调研组发现,新型消费是消费复苏的主要推动力,各地区都或多或少受益于新型消费的发展。例如,前三季度,安徽限额以上网上商品零售额同比增长28.7%,通过互联网实现餐费收入同比增长60.3%;贵州限额以上企业单位通过公共网络实现商品零售额同比增长84.6%;重庆限额以上单位实物商品网络零售额同比增长44.6%。

刘尚希说,疫情成为产业结构调整和新旧动能转换的催化剂,新动能逆势成长在一定程度上冲抵了疫情带来的部分负面影响。

2020年1-11月,中国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持续恢复,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2.5%。从11月零售额分项数据看,必选消费品基本平稳,增速略有下滑,如粮油食品(7.7%)、日用品(8.1%);而代表消费升级方向的可选消费品则维持高增长,如汽车(11.8%)、化妆品(32.3%)、等,对整体消费形成明显拉动。

目前,中国数字经济已基本形成长三角、珠三角、环渤海3个中心和四川盆地、华中平原、闽东南、关中平原、山东半岛5个热点带,地区良好的产业发展基础是孕育数字经济的土壤,而数字经济反过来提升了疫情下产业链的抗风险能力。

“数字技术能够更好地跨越疫情造成的空间阻隔,直接助推经济效率提升。因而,数字经济有助于产业链、供应链的修复,有效畅通了地区经济循环。”刘尚希表示,从实际发展情况看,数字经济热点与经济复苏热点基本实现了分布上的重合。

刘尚希提醒,目前,经济复苏的基础尚不牢固,一些深层次矛盾更加凸显,疫情下的公共风险分布具有空间差异性,地方财政对冲公共风险的手段也有空间差异性。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下,省际间的产业结构、营商环境、供求平衡及人才流动的空间差异性依旧存在,地方财政可持续性问题值得关注。

未来随着经济步入正轨,需要进行必要的财政政策调整。调研组建议,政府要建立一套疫情防控政策平滑退出机制,以减轻政策退出过快带来的风险。同时,采取积极财政政策充分激发微观市场主体的内在活力,将减税降费政策与社保体制、税制改革相结合,在优化支出结构的前提下保持一定的支出强度。另外,多措并举的推动化解地方隐性债务风险也是极其重要的。(记者 张均斌)

责编:张青津

台北:都市建筑长出“绿屋顶”

台北:都市建筑长出“绿屋顶”

台北市万华双园里区民活动中心璞心园“绿屋顶”种植了多种绿植。  (资料图片

说到屋顶,你想到的是宽大空旷的露台,还是闲置杂物的场所?台北市对都市水泥建筑的屋顶利用,别有一番规划。从2015年起,台北市推动“田园城市”计划,号召市民在屋顶种瓜菜,大楼顶上来耕田。截至2019年底,台北市开发的“可食用绿屋顶”面积共近20万平方米,约为27.6个足球场大小,不仅丰富了都市人的精神生活,产出数量可观的有机果蔬,也增加了城市绿化面积,缓解城市“热岛效应”,可谓一石多鸟。

据介绍,目前台北市的“绿屋顶”分三种类型,包括盆钵型、薄层型与庭园型。其中盆钵型占比最大,大约90%的绿屋顶都选择盆钵,造价每平方米约4000元新台币;其次为薄层型,台北市政府机关大多都选择薄层型;最后则是庭园型,因为要在建筑设计时就得考虑建筑物的防水隔热等,所以很少人选择。

推广“绿屋顶”的台湾七星农业发展基金会蔡其昌表示,都市内部虽然繁华,但可耕地稀少,“绿屋顶”的规划,让不少台北市民能够在城市中享受“开心农场”般的种菜乐趣。大多数民众在“绿屋顶”上会选择种植多年生的叶菜类,除了不太需要维护管理,也能自己食用,包括生菜、地瓜叶、木耳菜、空心菜等。

薄层型的“绿屋顶”则大多用在台北市属单位建筑上。台北市产发局农业发展科农企股股长童智全透露,产发局每年会投入700万元新台币的预算用于开发“绿屋顶”。蔡其昌介绍,薄层型“绿屋顶”大多种植多肉植物、禾本科植物和马齿苋品种,这3种植物的特色是耐旱,可以自然放养,不用浇水。

而庭园型“绿屋顶”最难上手,也较少人选择,因为屋顶结构要能承载土壤和植物的重量,同时要设计排水系统与隔热,因此房子若已经盖好,就不太适合庭园型“绿屋顶”。

2020年,台北市政府在市中心的大安森林公园内新增“绿屋顶”示范区。在大安森林公园儿童小舞台旁,有种满各式蔬菜瓜果类的盆钵型,也有以耐旱植物铺成草皮的薄层型,还有欧式庭园风的庭园型。市长柯文哲表示,市府各级机关、学校的“绿屋顶”已达一定成果,下个目标要推广到私人机构与家庭住宅,让“田园城市”变产业。

台北市工务局公园处园艺科长杨国瑜表示,“绿屋顶”除了可增加城市绿地,也有调节建筑温度、回馈公益甚至陶冶身心等好处。以校园的“绿屋顶”为例,平均可使建筑物降温0.5到4摄氏度,减少了校园空调的使用量,达到节能减碳效果。许多“绿屋顶”践行者也响应公益回馈,将种植的蔬果转赠养护机构、长照中心等单位。据统计,2018年就有347公斤的公益蔬果捐赠,还不包括许多邻里间共餐、共享的蔬果。杨国瑜说,近年来“绿屋顶”在台北供不应求,越来越多民众加入到种植“绿屋顶”的热潮中来。(记者 汪灵犀)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21年01月02日   第 04 版)

责编:赵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