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2021年4月24日

阳光城2020年精益化管理提升业绩 净负债率同比下降43%

阳光城2020年精益化管理提升业绩 净负债率同比下降43%
投资研报
【王牌研报】挖掘真景气!高增长低估值黑马,业绩三年有望翻倍
【硬核研报】深度受益智能汽车发展的隐藏巨头,激光雷达业务即将爆发?全球化和产品升级最成功制造业“巨星”,行业排名已增至全球第三
【机构调仓】54万股东沸腾!90后北大才子爆买1.1亿股!张坤等调仓踪迹泄露(名单)
【机构调研】两大关键数据异动!股市影响多大?深度剖析(附25只高股息名单)

  出品:大眼楼管
  作者:小飞鼠
  4月14日晚间,阳光城发布了2020年年度报告,公司继续巩固双千亿规模,提升经营效率,业绩实现大幅提升,同时公司积极降负债,加强回款管理,净负债率同比下降43个百分点,财务结构持续优化。
  报告期内,公司实现销售金额2180亿元,销售面积1529万平方米;实现营业收入821.71亿元,同比增长34.6%;实现归母净利润52.2亿元,同比增长29.85%;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13.54亿元,同比增长38.69%。
  向管理要业绩 多项数据亮眼
  阳光城主营业务为房地产开发与销售,经营模式以自主开发经营为主,开发业态包括住宅、办公和商业等。公司准确理解地产行业周期规律,近年来业绩逐步兑现。
  2020年,公司实现销售金额2180.11亿元,权益销售金额1395.65亿元,达成年度销售目标,继续巩固优势。其中销售额中大福建、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内地区域的占比分别为17.33%、34.8%、7.65%、2.66%和37.56%,长三角和内地区域表现优异。
  值得一提的是,优秀的产品品质是公司去化的保障。报告期内,公司愈发重视品质提升对增加公司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性,品质纳入公司考核评价体系,高度履行“品质树标杆”战略。
  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21.71亿元,同比增速从2019年的8.11%增长到2020年的34.6%。与此同时,公司向管理要效益,促使盈利能力大幅提升。公司实现全年管理费用、营销费用规模及费率双降。其中,管理费用19.78亿元,同比下降9.58%,管理费率2.41%,同比下降1.18个百分点;2020年营销费用24.02 亿,同比降低6.49%,营销费率2.92%,同比下降1.28个百分点。
  精益化管理促使盈利能力大幅提升,公司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达到20.76%,较2019年提升1.84个百分点,平均每股收益1.20 元,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抓住窗口低溢价拿地 加大长三角区域投资
  2020年,公司抓住了上半年土地市场窗口期,在恰当的时机通过招拍挂、收并购、一级土地整理、三旧改造、寻找外部战略合作资源等多种方式进行投资布局。
  公司全年以权益对价402亿元合计补充土地储备约1115万平方米,综合楼面价6347元/平方米,其中通过招拍挂获取建筑面积 626.3 万平方米,占比 56.2%,通过合作及并购获取建筑面积 488.3 万平方米,占比 43.8%。
  截至2020年末,公司的累计土地储备总计4251.97万平方米,货值约 5627 亿元,累计成本地价4366.19元/平方米。2020年销售均价14262元/平方米,地价售价比为30.61%,在同行业中具有竞争优势。
  从区域上来看,公司积极布局住房需求旺盛的核心区域,新增土地中长三角占比约39%,珠三角占比约13%,大福建占比约11%,按城市能级划分,一二线占比约70%。截至 2020 年末,公司在大福建、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内地土地储备占比分别为 11.24%、15.41%、17.30%、 4.18%、51.87%。
  由此可见,公司基于现有土地布局的基础上,加大了长三角地区的投资力度,长三角地区产业配套齐全,人口流入快,所以住房需求旺盛,阳光城对长三角区域的侧重投资可以提高项目周转速度,提高盈利能力。
  “三道红线”由橙转黄
  截至2020年12月31日,阳光城的期末融资余额为1060.39亿元,同比下降5.59%,平均融资成本为7.42%,比2019年年末优化28个基点。其中非银融资占比较去年年末的24.94%继续下降至20.34%,负债规模及结构持续优化。从期限结构来看,1年以内、1-2年、2-3年、3年以上占比为30.68%、33.32%、22.99%和13.02%,较为稳健,其中1年以内有息负债同比下降3.1%至325.2亿元。
  “三道红线”的出台限制了房企有息负债的增长,阳光城在保证业绩增长的同时积极相应政策,提前实现了“三线四档”由橙档降至黄档的目标,净负债率于2020年末降至94.90%,同比2019年末下降43个百分点。
  现金流方面,公司加强了回款,平均回款率约80.16%,实现经营性净现金流入213.54亿元,同比增长38.7%,现金短债比为1.06,足够覆盖短期负债。
  阳光城财务状况的优化获得评级机构认可。公司在报告期内获得中诚信AA+主体评级展望由稳定 提升至正面;中诚信亚太首评BBg稳定,突破公司境外最高评级;穆迪公司主体评级由B2正面上调至B1稳定;联合国际主体 评级由BB-稳定上调至BB稳定;惠誉债项评级由B稳定上调至B+稳定。
  引入泰康战投 多领域协同发展
  2020年,阳光城引入泰康人寿及泰康养老成为公司战略投资人,共同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泰康战略投资人的引入,有助于公司优化股权结构、全面提升公司治理,也有利于双方资源互补,谋 求相关业务协同发展。战投成功入股后,在业务层面开展不限于项目、资金、物业等领域的合作。
  根据协议,泰康保险集团与阳光控股将本着依法合规、平等互利、全面合作、合作双赢的原则,在各自擅长的领域相互支持,相互促进,平等互利,优势互补,全面深化和拓宽多个领域,努力为对方的业务发展提供战略支持、资源支持和全面服务,共同建立更为紧密的关系。在地产领域,主要包括项目拓展、代建代销、资金、物业等方面深度合作。在存量不动产领域,针对泰康保险已布局的项目,阳光在同等条件下拥有优先代建、开发的权利;在增量项目拓展上,将发挥在医养服务、产业资源等方面的优势,对于符合双方战略布局的重点区域,拓展合作;在资金方面,双方将共同设立不动产投资基金(专项或组合型产业基金),用于投资、孵化相关项目。同时在信用债、非标、资产证券化、公募 Reits 等领域开展合作。未来,双方将聚焦在环保、教育、地产、医疗、健康、养老等领域,发挥各自资源优势,全方位深化合作能级,相互赋能,共建高质量发展“护城河”。
  在物业领域,双方将在物业管理、资本市场等方面开展深入合作,相互赋能,共同完善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打造智慧物业平台、嵌入式养老服务站、远程医疗服务等业务模式,提供多元化增值服务,持续提高客户满意度、扩大行业影响力。

扫二维码,3分钟极速开户>>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公司观察

五一假期将近出游人数大增 ,’迁徙式旅游’盛况或将重现

五一假期将近出游人数大增 ,’迁徙式旅游’盛况或将重现

五一将近,很多人即将开启“假期模式”。专家预计,今年五一旅游人次有望突破2019年同期水平,超过2亿人次。

目前,火车票、机票、景区门票等正迎来预订高峰。平台数据显示,截至4月22日,五一期间机票、酒店、门票、租车的订单量较2019年同期分别增长了23%、43%、114%、126%。

“4月17日,我打开APP抢五一出行火车票,发现去杭州的票秒没。”北京一外企员工李昂告诉记者:“感觉抢手程度与以往春节抢火车票有一拼。”

火车票难抢,飞机票同样紧俏。从多个平台预订情况看,目前多地部分航班的经济舱已售罄。中国民航局数据显示,五一假期机票预订量明显高于清明假期,其中,中远程出行旅客增幅相对较大。民航局已积极引导和鼓励航空公司将闲置的国际航线航班时刻和保障资源转移到国内,安排各航空公司执行五一假期国内加班近2000班,满足假日市场需求。

火爆的还有酒店和民宿。目前,携程酒店订单量对比2019年已经实现43%的增长,多家高星级酒店一房难求。途家民宿预订情况显示,五一期间很多民宿已提前满房。

“国内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旅游的心理安全防线已经建立;春节假期很多人就地过年,五一长假将迎来大规模的探亲旅游客流;假期相对较长,且旅游目的地和市场主体进行的市场推广活动力度较大。”中国旅游研究院博士韩元军认为,综合这些有利因素,并根据现有预订情况,五一长假旅游业将迎来复苏新阶段。

数据显示,五一假期超七成人群选择跨省旅游,“迁徙式旅游”盛况或将重现。从热度看,传统热门旅游目的地北京、上海、杭州、三亚、广州、成都、重庆、深圳、厦门、南京、武汉等地预订依然火爆。

在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的情况下,一些地方取消了景区限流,各地正加紧营销,以吸引游客前来。目前,江苏已启动“水韵江苏·有你会更美”文旅消费推广季,推出全国首个省级旅游目的地聚合平台“江苏星球号”,通过发放优惠券等措施,促进文旅消费潜力加速释放。山东则通过文化和旅游惠民消费季,持续完善扩大文旅消费长效机制,为消费者提供更加便捷、舒适的消费新体验。农业农村部举办2021中国美丽乡村休闲旅游行推介活动,重点推介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烂漫春花之旅等55条春季精品线路,以及四川省长宁县蜀南花海等176个精品景点。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红色旅游高质量发展进入新的阶段,融合发展成为红色旅游高质量发展的主要路径。专家表示,红色旅游将提升五一旅游市场成色。

五一长假红色旅游出行热度高涨,江西井冈山、贵州遵义等红色旅游景区受到消费者欢迎,相关景区、博物馆游览热度继清明小长假后持续攀升。

文旅部发布信息显示,从2004年到2019年,每年参加红色旅游的人次从1.4亿增长到了14.1亿,许多红色景点成为年轻人聆听红色故事、致敬英雄模范的“打卡地”。

借此热度,多地正丰富红色旅游产品供给,重点打造红色旅游线路。比如,四川启动“重走长征路·奋进新征程”红色旅游年,发布11条红色旅游精品线路和40个红色旅游经典景区;江苏已面向全国推出了12条江苏“红色之旅”线路,近期还将推出以省内短程游为主的20条红色旅游精品线路。

【责任编辑:王旭泉】

责编:海闻

大厂围城,难进更难出

大厂围城,难进更难出
21世纪人才最贵,应防止竞业限制被滥用,以确保人才的流动性,保障社会各行业的健康发展。
  文:《财经》E法 殷继
  “互联网大厂好比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去”。每当那些身处互联网大厂的员工如此感叹道时,他们往往忽略一个现实:自己可能并非来去自由。
  不少人说“人才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华为的任正非却驳斥道:对人才的有效管理,才是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奈何,但当人才对企业已是“爱到尽头、无法挽留”时,又该如何进行有效管理呢?它们还剩一招就是:竞业限制。
  近日,前科大讯飞副总裁陆昀跳槽至腾讯,科大讯飞以“违反竞业限制约定”为由诉至法院,最终获赔1200万元违约金。同样的案例比比皆是,2020年,前联想副总裁常程跳槽小米,向联想赔偿违约金为525万;2018年,前腾讯员工徐振华离职后加入游戏公司沐瞳科技,向腾讯赔偿1940万余元,更是创下竞业限制案最高判赔额。
  近些年,竞业限制案件成为劳动法领域最为“高端大气”的业务,尤其在互联网巨头与前员工的诉讼中案件中,判赔百万、千万的违约金并不罕见。网友们除了感叹道,“21世纪人才真贵”之外,还会担忧:自己当初已签订竞业限制协议,离职后会不会遭到同样“制裁”?
  互联网行业是“轻资产,重人才”的,而人又恰好是困不住的。对于他们来说,“围城”之外具有吸引力的不止有诗与远方,还有从“另一座围城”伸出的橄榄枝,上面标着更高的薪水价码。然而在企业看来,核心员工离职加入竞对企业,就不可避免带走技术、经验,乃至商业秘密。
  发出竞业限制警告并非前东家刻意刁难员工,更多的是无法忍受“友商过得比我好”。在残酷的互联网商战中,挖走同行的人可获得“即战力”,从而迅速打造出“竞品”来抢占市场。因此,围绕着“产品及服务的竞争”不可避免地扩张成为一场“人才攻防战”。
  虽然《劳动合同法》规定,竞业限制范围限于“用人单位的高级管理人员、高级技术人员和其他负有保密义务的人员”。在过去,签订竞业限制可以视作员工被雇主重视的一项“殊荣”。但近年来,尤其在互联网行业,竞业协议“下沉”至一般员工逐渐成为“标配”。
  员工们往往抱有怨言,心想要跳槽来过得更好,却无奈被竞业协议缚住手脚。当初,想进入“围城”不得已接受签订竞业协议,离开时也不得不受到协议约束,这看似属于“契约自由”的范畴。但需要注意的是:劳动法并非私法,不允许公司和劳动者完全按照各自意愿缔约。
  在劳资关系中,公司是天然具有优势的一方。因此,劳动法须通过强制性规范来保障劳动者的权益。竞业限制产生的法律效力将会影响到个人的择业权和生存权,当竞业限制扩大一般员工身上时,它则可能演变成为“就业限制”。
  竞业限制的初衷是为保护用人单位的商业秘密及知识产权,保障用人单位有关的竞争利益。通过限制劳动者择业自由,以降低其利用用人单位的商业秘密进行竞争的可能性,同时对劳动者的损失进行经济补偿,从而实现两者的利益平衡。
  扩张竞业限制的适用主体,会侵害到劳动者的基本劳动权益。媒体曾曝光,有用人单位将竞业限制条款纳为劳动格式合同,并让全体员工包括保洁员在内统统签订。最终,法院认定,相关条款任意扩大竞业限制规则中的劳动者范围,不具有法律效力。
  但对互联网行业的普通员工而言,他们难以确信竞业限制条款是否对自己具有法律效力。例如,一位在大厂从事IT开发的人士近期提出离职,他的领导就以竞业限制为由欲阻拦离职。他在审视竞业限制条款中的竞争企业名单后,并不能确定:自己将要就职的公司是否会成为竞业名单中的“等公司”。
  竞业限制条款进入劳动仲裁、诉讼后,才会进行对是否具有法律效力进行“实质性审查”。但对员工来说,若要诉诸司法无异于一场冒险。假如裁决不利于已,则意味着要进行高额赔偿。因此,竞业限制让他们欲想选择离开时,往往畏首畏尾。
  身负竞业限制约束的劳动者,即便偷摸加入新公司,等着他们的可能将是一段“提心吊胆”的日子。前东家在追查“叛变者”时堪比福尔摩斯,例如他们会派人伪装成快递员,手机号填写员工,地址填竞对公司,签收就代表查有此人;或者监视前员工朋友圈,如果评论有“恭喜履新”,而前员工回复一句“谢谢”都能被视作证据。
  裁判文书显示,百度2019年起诉一名员工入职字节跳动违反竞业限制时,就将其发布的“欢迎加入头条国际化团队”的朋友圈作为证据。
  每个人都有追求获得更好生活的权利,但被滥用的竞业限制却成为劳动者重新择业时的阻碍。
  如今,互联网有逐渐从“开放”走向“封闭”的趋势,大厂们都企图完成自己的生态闭环,将流量牢牢限制在自己的“围墙花园”中。当他们的商业版图延伸向更宽广的领域时,其职员欲想跳槽的下家,则可能被解释为竞业条款中的竞争对手。他们向前员工发起诉讼,既是“杀鸡儆猴”,也是“敲山震虎”,意在宣告自己的江湖地位不容挑战。
  但只有把对的人放在对的位置才能发挥最大价值,保证人才的流动性才能促进社会各行业的繁荣。担心员工跳槽竞对企业导致“友商过得比我好”,也算是企业缺乏自信的表现,倘若企业虚怀若谷,又何惧不能汇聚人才。
  所以,既然已知员工留不住,又何必让此情可待成“追诉”。不如双方各自祝福,正如那首情歌所唱:“愿你我没有白白受苦,若曾真心真意付出,就应该满足。”